別樣職場人生
職場生活,分享你我他的生活。

Archive for October, 2015

當你決定想好好愛一個人時

Monday, October 19th, 2015

愛情是很容易考驗的如果對方不以同樣的愛情來回報你,那就是暗地裏在輕蔑你。”

這句話冷漠地道出愛情的陰暗面。只是,一旦戀上一個人,誰還記得自己的尊嚴,願意被輕蔑的保康絲香港角色很多,甚至被輕蔑後還覺得幸福。幸福的理由只是因為對方給了輕蔑的回應。愛情的天秤一旦傾斜,愛得重的必將低低在下,愛得輕的必將高高在上。高高在上的,隨時都有離開的可能,低低在下的,隨時都有被拋棄的可能,如果你真的低低在下了,是不是好好考慮一下,自己能不能從容接受對方的離開,或者說能不能將天秤擺平,如果不能,還是及早做出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定。

愛一個人的決心取決於愛的平等,沒有一份可靠的愛情,如何能讓人下愛的決心。美好的愛情首先是相愛的對等,彼此付出相等的愛,由此得到彼此的尊重,受尊重的愛情自然是經得起各種考驗的。

但愛情的世界裏,通常理性的人少,迷茫的人多,處在輕蔑中還自我撫平皺紋安慰的人大有存在,總以為對方的輕蔑只是自己做得不夠好。其實,如果真的愛一個人,種種小缺點亦不足言,愛的最大份量如果不在你身上,無論你怎麼努力,對方都不會加重愛的籌碼。

培根說這句話時,或許是在失戀中獲得昇華。但拋開情感的迷霧,你也很容易看清愛情的陰暗面。有很多情感的到來並不是真實的,就象有許多人,談戀愛只是為了緩和暫時的寂寞,一旦有了好的對象,便會抽身離開。對這種情感,你投下決心,受傷的自然是你,所以,愛一個人的決心並不容易下,下錯了,心就有可能碎掉。

無法去愛一個人,更多的是因為害怕愛情的陰暗面,人的心可以經受很多考驗,卻經受不起情感的考驗。生活中我們的心都是用保護膜保護著,所以心受傷的程度不會很大,但情感的世界的,必須敞開心扉,所以,心受傷的力度會很大。如果你不能看清對方是不是如你一樣敞開心扉對待愛情,那麼,你就應該也有所保留,除非你在乎對方勝過在乎自己的心。

識破愛情的陰暗面並不難,只要你敢於去面對,不必害怕有什麼隱晦與羞澀,直截了當的問對方,是不是願意同樣好好愛你,如果對方猶豫不直接,又說不出足夠令你心服的理由,那麼,你們的愛情就不處在對等位置。這時,你就要考慮清楚,這份愛值不值得你再堅持下去。有許多所謂的“偉大愛情”,一方隱藏著心事不願另一方知道,這樣的偉大其實也是一種輕蔑,如果你不配知雪纖瘦投訴道對方的苦難與煩惱,是不是意味著你不配擁有對方的心情,或者說對方根本不信賴你。在你轉身時知道了真相,你的心會很痛,對方的偉大之愛會令你痛苦一生,這種愛情有時比負情更殘酷。

坦白,在愛情的道路裏非常重要,不夠坦白的愛情都是存有陰暗面的,就算再沉默的人,也會說出,愛或不愛的表白,不說明愛或不愛,那就是牆頭上的愛情,隨時有風吹一邊倒的可能。

每個人身上都有愛情吸引物,吸引著生命裏一個符合自己,願意陪同你去走人生之路的人,如果彼此真的對吸了,愛情就不會存在陰暗面。動聽的花言巧語不如一句簡單又真實的慰問,熾熱的濃情蜜意不如一個樸實又深切的行動。放縱肉體的愛欲也許令你陶醉,在夢醒時,你卻沒有了靈魂;守著枯幹的情感也許令你孤獨,在愛來時,你卻因此得到幸福。

看清愛情的陰暗面,不需要太多情感智慧,能不能看清,就看你願不願意正視自己與對方。人很容易貪戀情感,因為孤單因為寂寞,無法抵制孤單與寂寞時,就算看清了愛情的陰暗面,也不願意去面對。沒有幾個人能在愛情的道路裏那麼清醒理智,所以,如何對待愛情的陰暗面,也只能是看人的自尊度。

昔人早已幻滅成煙

Wednesday, October 14th, 2015

靜水芳心搖雙槳,撥弦蜜意看鴛鴦。

魚戀蓮兒沐夕照,倒影交杯醉荷塘。

曲橋漸漸離遠,湖水靜流,輕漾我們的身影。荷塘裏,白雲在身際,翩然飄流韶華時光。一縷縷馨風,起伏著蛙鳴蟬喧,忽隱忽現的天籟,圍繞我們打轉,又漾遠而去。風裏的馨香,直入心裏的細軟,把我們的驚鴻,聚攏在凝眸的臉頰之間,流瀉一暮香港夜遊夕陽的燦爛。天似屋,雲為幕,柳絮輕蕩柔酥的愜意,鳥鳴淺唱憂傷的甜蜜。暮色裏的嵐煙,浮起我們的情絲萬縷,隨清風裏的馨香,一呼一吸間,雁陣斜鴻把心中忘我的詩情,攜飛達遙遠的天際。餘下的身體,似一對白鶴斂翅,落腳在荷叢間,那般的輕盈飄逸。

蘭舟載著我們,悠遊在蓬萊仙境般的荷塘,荷塘的空靈美妙裏。你的纖纖玉手,輕掬一捧清水,就不經意地打撈了一方暮色裏的夕照,夕照裏我們含笑相傾的倩影。從你指縫間溢出的一滴滴晶瑩,滾落在綠圓淡香的荷葉上,像極了你幸福的淚水,飄灑在我綠意蔥蘢的心田。高高低低的荷葉,層疊著我們的心事。心事從靜謐而又暗湧激情的心湖裏,伸出水面,嫋娜地從胸前鋪開,一直伸到California Fitness 黑店水天相接。荷葉上,羞澀地托出愛的花朵,燦紅與玉白,絳紫與鵝黃,五彩相間,相間著我們過去的美好,與憧憬的甜蜜。芙蓉出水,靜美地綻放著青春韶華。

蓮花開幾多,容我點扇,輕描淡寫地數道幾朵:“曉風涼月”“玉樓臺”,“杏花喜雨”“露華濃”。“落霞映雪”“粉千葉”,“雛鵝戲水”“小玉樓”。“紅顏滴翠”“點額妝”,“嬌容三變”“黃舞妃”,“天女散花”“紅萬萬”,“白雪公主”“粉玲瓏”。更有“紅燈高照”“粉川臺”,“碧血丹心”“案頭春”。“玉碗”“醉杯”“白仙子”,“劍舞”“龍飛”“雲中鳳”。一湖的聖潔欲滴,一湖的嬌豔香醉,在夕輝交錯中,倒影層疊,把你我與漣漪一起,宛在水中央,就像我們為彼此,織就的這張情網。任眷戀的時光,把我們緩緩流淌,筆墨共點詩千行,醉入水雲間,笑看夕陽。

夕陽斜柔碧玉,風致幽幽。我的勝雪白衣,飄逸於朵朵白蓮之上,在淡雅幽邃中吹奏一管玉簫。簫聲紛飛出對你無限的情意,化成薄霧輕紗,把你和著一抹夕陽的驚豔,一起纏繞。你的如霞霓裳,飄舞在枝枝紅蓮間,悠然地,把寶箏輕彈。你琴聲裏的愛意,化成陣陣清風馨語,酥了垂柳柔絲,把我和著葉上晶瑩的露珠、一灣湖水的漣漪,一起蕩漾。蘭舟載著我們,悠遊於夕照的暮色裏,白雲在腳下的染髮水裏翩飛,合奏的琴簫,聲聲漾香繞荷塘。兩顆心在綻放著,催開了周遭的蓮花一朵朵。我們與萬頃荷塘,相融成一幅美若夢境,香雪海童話般的景象。

你春意的媚眼輕移,央我落目處,小荷尖尖角,紅蜓立上頭。蝶舞雀飛花點頭。你輕語呢喃的徐風拂面,嬌滴淺笑的荷韻潤肺。你一朵朵的心香,流逸成嵐中蜃景,醉了我,醉了不停歇的時光。我只想,化作一只鴛鳥,飄遊在你的身邊。只願,化作唐宋詩篇,翩飛在你的胸前。讓你詩心蕩漾,日夜在我的江南棲居、流連。千裏彩雲悠渡著你的心緒,萬頃荷塘綻放著你的情懷。蘭舟滿載香,我們執手入蓮海,蓮海是夢鄉。品茗夕照下,一莖蓮香對淺唱。魚羨出水環舟遊,雲慕映水搖荷幽。世事功敗逝水去,杯莫停,與君伴戀心已足,開顏盡消愁。

優雅的弧度激蕩舒美的純潔

Tuesday, October 6th, 2015

粉潤的靜柔彌漫在靈空,我與春光相約在花園裏。

踩著同一個夢境,思緒飛舞明媚的燦爛。玉欄下,波光浮動甩頭髮細碎的旖旎。心無旁騖地安靜在這方恬淡,讓純粹的情感釋放縷縷芬芳。

懸崖邊,一朵奇葩綻放,嬌嬈的姿態注視山巒湖泊,注視流光溢彩。

往事已經久遠,舒雅的春光讓記憶中的那片舊地,變得明晰新鮮。我該用何種激情,約請你與我一同浪漫。

你的一聲呼喚,驚起一陣慌亂。好想拉著你的手,訴說洋溢的溫情;好想看著elyze價錢你的眼睛,流淌彎彎的明天。翻閱昨天的故事,那一場雪啊,感動得漫山瑩白,也讓梅花吐露迷人的嬌豔。

如果我們有一個恬淡的心境,就會有一條幽雅的心路。有一條幽雅的心路,就會有渴求的安靜。淡淡的牽掛緊裹濃濃的情意,行走的歲月飄逸熏染的甜美。

哲人說,大愛無象,真水無香。是啊,愛到深處本無形,水若純淨必潤心。不奢望有多麼輝煌的未來,只祈願擁有無悔的往昔。

也許有許多人羨慕,羨慕的目光成了一幀漂亮的風景。無暇顧及這些,只是把每一個白晝都過成迎新的黎明,只是希望讓愛和生命同在,一起變老。

年輕的心靈與時光無關,與心態相連。亦如這份春光,輕柔抹去風雪摧枯的痕跡,讓綠色舒雅成濃鬱的癡情。我不會因為黑暗就拒絕陽光,我不會因為受傷就怨天尤人,我不會因為道路坎坷就放慢前行的腳步,也不會因為被品牌推廣公司拋棄就失去追風的心情。

那座島嶼曆經滄海浪卷,依舊卓然屹立;那顆勁松屢遭風吹雨打,依舊蒼綠欲滴。愛在心底就會心靈安謐、靈魂純淨。打開心窗,讓陽光雨露布滿心田,還有什麼樣的人生比相印更美麗?

且讓我微笑看著你吧,看著你窈窕的身姿。我知道,淺淺的沙灘上,每個腳窩都充盈浪漫靈秀。

蕩漾的微波跳動的光亮

Tuesday, October 6th, 2015

我想,一條古老的河流,從始至終為什麼流淌?他徹夜奔流,是不是為了保持勞作的姿態?同時他有靈巧的手指,像神秘的、玄妙的樂聲,臥在田野之中,把思緒和陶醉暗藏。田野越走越小,而河流越走越長,極度靈活,在自然間伸縮。在春天,平原中的房舍被野花渲染,河流切切,滲入田野,生出翠綠、金黃,生出漫山遍野的絢爛,幼嫩的枝葉眉含露水,細長柔韌的身子,懷抱著根下細碎的叮咚聲和錚琮聲,那是河流的觸須。

我總是在清晨乘船出發,傍晚再乘船返回。我所有的啟程和歸程都來自河流。披著微涼的霧水,穿過無數層木槳激起的波光,一陣陣江風吹來無邊的田野的氣息,裹著濕氣的牛羊低語在對岸召喚。回頭是岸,前面也是岸,周遭的一切使空氣變的清冽清涼。

在我的記憶中,一年四季都與河流有關。他不為塵世所動,始終平靜,以其安祥的流淌獲得幸福。撐船的福伯以其韻律的槳聲獲得安祥,當他的手腳無力,不能在河上行駛,便失去了生活樂趣,一只船擱淺在岸邊,被寂寞籠罩,在這條樸素的河上,執拗的數著過去的歲月。福伯死在一個悶熱的下午,終其一生,在河上穿梭無數次,渡過千萬個行人,他無力的手臂搭住船舷,與其陪葬的是一只槳。很早的時候,我就懂得離別的滋味,一種無奈的憂傷。等待福伯也許只是一個空巢,但這空巢也許注定比我走過的路還要長。有時候,我常常因為一些無法解答的問題而困擾,就如同面前的河流,逝去的福伯,他們活著的唯一快樂就是流淌。只要他流淌就證明他在奔忙。

不過,以前我很少注意這條河流,看不到他的力量。我用一支筆去剖析人生,在臆想中尋找勞作的姿態,在紙張上搭建純樸的面容,最終不得其所。我曾在無數個白晝和黃昏,與一條河流相逢,看到他始終平靜的向前、向前,直至被陽光焚化,被土地吸幹。誰能畫出他的肖像呢?我讀到過不少關於河流的文字,只是虛線般流轉不息的水,但“河流”之“水”是他自已的,他內在的隱秘就在於他在奔忙,他只是偶而的凝止、滯停一下,無遮無攔才是他最大的節日。

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樣,河流和奔忙所涵括的意義,與我們的命運有許多相同,生命本質中的輕靈、簡潔和樸美,毫無牽絆的被河流所包容,削去了生活片段中的繁枝碎葉,方向只有一個。我依然記得一段難忘的日子,一晚暮色在田野中蔓延,我鋤草、耕種,收拾起大大小小的農具,回到楊樹下的家門,捧出我珍愛的書刊閱讀。當我把小村中最後一盞燈熄滅,月亮的輝光潑撒在河中,象沉沒在人間的星子,他璀燦的金輝讓一個少年怦然心動。一條河流有多長,他指向的方向不經意間一一展開,獲得一種釋放與提升。

我熱愛這條河流,並與河邊的萬物達成理解和默契,我的雙手在他的牽引下緊緊握住,感到脈搏象他的浪花一樣跳動。這種感覺,有如即將登高的士子,在案幾前默默且興奮的收拾行囊。那個時候,我選擇了等待,我在河流邊生活,斜靠著青黑色的群山,在他嘩嘩的流水聲中,調整自已的色調。很多年以後,我理解了等待的意義,假如我沒有在河邊居住過,假如我不曾在河邊體味勞動的姿態,是否也能明白,一個人應當與一條河流一樣,活著的唯一快樂就是勞作。

想起曾經瘦小的身材和影子,一左一右與河流對峙,在這個寧靜的樸素的村莊,整個世界都濃縮在那徹夜不息的河流上,削繁去冗,指引了我以後更長時間的歲月中去,連同我的一呼一吸,都似乎被他輕輕滋潤。

這一生,也許注定離不開河流,十年來,無論在怎麼樣陌生的城市中行走,心中都會漾起他透明的聲息,還有他一波一波滲透出來的清亮。我天天環抱在他質樸的懷中,把幽思一層層剝開,沉浸於對生息圖景的觸摸與想象。我甚至猜想,我就是河流中一篷簡陋的帆,我必須卸去所有的浮華與暴燥,在細細柔柔的水氣中穿行。